小草app提示有病毒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好久好久……好久好久没有今天这般的开心了。”

林龙单手压在脑后,天心儿一脸幸福的躺在他怀中,歉意道:“对不起,夫君,以前是我错了。”

林龙一怔,道:“是我错,做得不够好。”

“做得很好,只是我心中一直过不去那个坎,总觉得是在利用我,我们的婚姻就是一场筹码。”天心儿开口。

林龙道:“多想了,无论怎样,我都不会将自己的婚姻当做交易、筹码。”

眼眸一挑,林龙傲然道:“我林龙是谁?但凡那个女子不入我眼,不进我心,我都不会多看一眼,若我心中无,又怎会在明知晓娶之后,会有无尽烦忧时,还以我当时最是浓重的方式将迎进门?”

天心儿连连点头,道:“我知道的,我知道的,只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只是,过往不提。”林龙轻轻啄了天心儿一口。

这一夜,他二人几乎像是要将彼此融化入躯体内。

他二人耽搁了太久。

第二日。

秀色可餐诱人

皇族老祖在族群山门处被人一刀割掉了脑袋!

要知道,这皇族老祖距离皇族神府大门,不过只有十米而已!

但就在自家的家门口门人直接宰了。

最气人的是,这宰了皇族老祖的狂徒,竟然还将头颅丢进皇族神府中,并有一张血淋淋的白纸上,有铁画银钩的三个大字——第一个!

这是在示威。

这是最赤裸裸的威胁。

亦是最血腥的手段。

皇族震怒,当那颗人头飞入神府后,至少同时有数百皇族强者如潮水一般涌出来。

但那个狂徒已经是踪迹全无。

竟然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不能捕捉到。

皇族中。

皇族始祖一脸铁青,他看着摆在自己面前这具尸首分离的血尸。

“森罗界。”

这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,竟是那般的阴森与残忍。

“始祖,森罗界可只是做杀人的买卖,不会主动动手啊。”

有皇族的长老开口,而后忽而惊颤道:“到底是谁在买凶?”

皇族始祖眼眸微眯,狞道:“谁都可能买凶……很难察出。”

这才是最棘手的大事。

皇族的朋友太少了,哪怕是这暂时的联盟龙神族与始神族,他都是不相信的,都是有理由买凶杀人的。

更遑论是敌对的柳家与姑射神族?

还有,森罗界杀手最讲究规矩,哪怕是侥幸能够捉到他们,并且能有那种本事阻止他们自杀。

但也别做梦从他们口中得知雇主的信息,哪怕将他的骨节寸寸捏碎,都是不可能的。

所以……怎么去查?

“都小心些,不许独行,非要事,不许出去。”

皇族始祖有点疲惫。

这天下还像是从木易从森罗界回到混沌界起,就又陷入大乱中。

先是三家差点大战,好不容易将所有的仇恨转嫁在柳家身上,就在他们三族将要逼迫柳家到山穷水尽,只能被动等待向他们三族称臣,被他们三家瓜分时。

那个将柳家一手推入深渊中的木易,竟然反手就与柳家联盟,又给了柳家喘息之机。

而现在,又有森罗界的杀手出来杀人。

一团乱麻。

所有大事,接踵而至,竟然是一天都不肯平息。

皇族始祖惨笑一声,道:“本尊以前一直认为一力可降十会,但自从木易出现后,我才陡然惊觉,原来,一力降十会这种事,只在理论中可能出现,只会在战场上会出现,在这种天下乱局中……智谋竟然是那般之重要。”

其余皇家长老都叹息。

皇族始祖叹道:“可叹我皇族,竟然是无一智者,都是一群莽夫与武者,这的确是本尊之过,以往教导后代皆是修炼为主,其余皆是下品,此时尝尽了苦果。”

诸多长老都不敢说话。

皇族始祖沉默半晌后,道:“如今最愚蠢,但也是最有效办法,只有利用那个漏洞了……“

他眼眸眯起,道:“森罗界太讲规矩了,往往都是以神魂残片去寻雇主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证明目标已死。

所以们去吧,分出最强的几人,三人一队结成战阵,隐晦的潜藏在各族神府前,就看看这些杀手会去与谁家会面。”

“好主意。”

有长老眼眸大亮!

除非森罗界的杀手不要钱,否则的话,肯定是要去向雇主索要接下来的一半佣金,这的确是个漏洞。

“去吧,保护好自己。”皇族始祖淡淡开口,但很快语气狰狞下来,道:“不管是谁,想要动我皇族,都得要他蹦下两瓣大牙来。”

皇族有至强者出行,三人一行,五人一队,从最是隐秘的渠道直接离开皇族的疆域。

他们自以为做得隐秘,但那里又可能瞒得过林龙?

讥诮一笑,他传讯林凡,简单的说了下当下的情势,得到林凡的回复后,这才狞笑道:“既然他们想到了这个漏洞,不用我们去指引,倒是省下了大功夫。”

他看向身周,道:“从今天开始,每天至少都要杀十人,而后每一天,都去始神族神府周围逛一逛,但只是逛一逛而已,千万千万不要多做什么。

们前去,可以装作是发现了什么大事,比如有人在旁窥视等等,而后急速离开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本来空无一人的四周,传来一声整齐的应和。

“那就开始吧,谁杀的人多,赏他两坛子醉神仙,谁杀的人最少,就罚他给其他兄弟洗袜子。”林龙眼中出现一缕戏谑。

“敢问尊上也在这个赌约中吗?”

有大胆的杀手询问。

“当然!”林龙哈哈一笑,道:“单只论杀人的功夫,本尊可不会输给们这些杀坯。”

“哈哈……尊上,那便等着给兄弟们洗袜子吧,这东西可不是修为方面,而是术业有专攻。”

一群杀手都笑,有人道:“嫂子到时候可千万别心疼。”

天心儿一袭战袍,勾勒出姣好的身姿,笑了笑,道:“若是我夫君输了,我就陪他一起给兄弟们洗袜子。”